超级病菌概念股大全,超级真菌概念股

Q1:超级细菌 超级细菌相关股票上市公司有哪些 超级细菌概念股一览

不太清楚

Q2:超级病毒概念股有哪些

浙江医药 600216 ,华兰生物,鲁抗医药 600789 ,哈药股份 600664 ,千金药业 600479 ,联环药业,

Q3:超材料概念股有哪些

超材料概念一共有16家上市公司,其中3家超材料概念上市公司在上证交易所交易,另外13家超材料概念上市公司在深交所交易。根据龙头挖掘机自动匹配,超材料概念股的龙头股最有可能从以下几个股票中诞生 光启技术、 易成新能、 京蓝科技。

Q4:超级病菌概念股

你太有才了~ 看医药

Q5:新材料概念股龙头有哪些 热门新材料概念股一览

ST北磁:ST北磁是一家主要从事磁性材料及器件的生产和研发的公司。公司主导产品高性能永磁材料(以粘结铁氧体、烧结铁氧体为主)属于新材料范畴,其服务的行业主要有自动控制、计算机及其外围设备和微特电机等。<br /><br />天通股份:天通股份拟以自有资金960万元,与中电科九所和盈通工贸合资设立绵阳九天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主要定位服务西部客户群,并且在产品线上与上市公司存在一定互补关系,若成功运作将扩大上市公司的市场覆盖面和扩充产品线,进一步巩固天通在磁性材料领域的市场优势。公司主营磁性材料、电子制造和磁电子器件等产品的生产、销售。公司可生产32大类材料、2000多种规格的MnZn和NiZn铁氧体磁芯,产品广泛用于现代通信、计算机及外部设备、抗电磁干扰、开关电源、液晶显示器(LCD)、军工等新兴电子信息领域;此外公司在向产业链下游扩展的同时从元器件制造逐步扩展到电子制造服务业(EMS),可以为客户提供产品设计、供应链、电子制造、到售后服务。<br /><br />太原刚玉:横店集团收购太原刚玉后,正逐步把公司发展成一家以销售新材料钕铁硼为主的上市公司,作为当今世界用途最广泛的材料之一,钕铁硼是横店集团拟重点发展的产业。横店是全国最大的磁性材料生产、出口基地,被外商誉为“中国磁都”,与太原刚玉主业相近并规划太原刚玉成为横店集团今后的钕铁硼产业基地,预计生产规模将会迅速扩大,占据业界龙头位置。公司是目前我国最大的钕铁硼磁性材料生产企业之一,其年产量已经达到4500万吨/年,居国内第三位。<br /><br />宁波韵升:宁波韵升是新材料龙头,公司主要生产和经营钕铁硼永磁材料、八音琴、汽车电机、启动马达、弹性元件及各类礼品等,产品销往20多个国家和地区。被同行称为“生产八音琴核武器”的全自动调频机由韵升科研人员历经6年多时间公关而成,该项目实现了八音琴生产过程的高度自动化。钕铁硼永磁材料是公司的另一主导产品,广泛应用于国防、医疗、电子信息等领域,公司不断改进烧结钕铁硼材料的工艺与设备,使产品的质量和性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同时,公司还积极参与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在稀土原材料基地包头市设立中、高档钕铁硼生产基地,进一步提高了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公司还专业生产和经营各种弹性元件和机械零部件,产品广泛应用于高档汽车、卷管器等领域。韵升拥有先进的加工设备,精良的工艺技术,高精度的测试仪器,建立了严格的质量管理体系和健全的经营服务网络。<br /><br />有研硅股:有研硅股募资将购买上述9家交易方旗下的公司股权,包括有研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有研稀土”)85%的股份、有研亿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有研亿金”)95.65%的股份、有研光电新材料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有研光电”)96.47%的股权以及有研总院持有的部分机器设备,其中,有研稀土主要从事稀土及稀土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有研亿金主要从事高纯金属靶材、稀有金属等新材料产品;有研光电主要从事锗晶体、光电等材料。<br /><br />安泰科技:安泰科技的核心业务是高科技新材料产业,包括超硬及难熔材料、功能材料、生物医用材料、精细金属制品、先进制造技术及工业工程等五个领域,为全球高端客户提供先进金属材料、制品及解决方案。<br /><br />金瑞科技:金瑞科技主营业务是电子基础材料和超硬材料,大股东是中央直属大型科技企业长沙矿冶研究院。公司主导产品有四氧化三锰、电解金属锰等电子基础材料系列产品及合成人造金刚石用触媒合金、粉末一体化块、高品级人造金刚石等系列产品,产品畅销国际国内市场,产销量均居全国前列。公司通过了国家科技部和中国科学院主持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是湖南省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和国家级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公司现已发展成国内电子基础材料、超硬材料研究开发和生产的重要基地。<br /><br />中科三环:中科三环是由隶属于中国科学院的北京三环新材料高技术公司,公司是目前中国稀土永磁材料产业的代表企业,全球最大的钕铁硼永磁体制造商之一,拥有五家烧结钕铁硼稀土永磁生产企业。公司主要从事磁性材料及其应用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以烧结钕铁硼磁体、粘结钕铁硼磁体、软磁铁氧体和电动自行车为主要产品。公司有NEOMAX和麦格昆磁的钕铁硼专利许可,其专利产品通过北京中科三环国际贸易公司以“SANMAG”商标远销世界各地。公司还参股两家上游原料企业,确保了稀土原材料的稳定供应;在下游产业控股南京大陆鸽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由钕铁硼稀土永磁电机驱动的绿色环保电动自行车。<br /><br />蓝星新材:蓝星新材是化工新材料龙头,是国内最大的有机硅、特种环氧树脂和高端工程塑料生产企业。公司拥有江西、无锡、哈尔滨、南通、芮城五个生产基地,主营有机硅和双酚A-环氧树脂系列产品,主要产品包括有机硅单体、苯酚/丙酮、双酚A、环氧树脂、PBT等,其中有机硅、双酚A和特种环氧树脂产量为国内最大。公司控股股东中国蓝星(集团)总公司是国资委直属中央企业中国化工集团全资子公司。<br /><br />皖维高新:皖维高新是中国最大的聚乙烯醇生产企业、中国最大的高强高模聚乙烯醇纤维出口基地和安徽省最大的化工化纤建材联合企业。公司拥有化工、化纤、建材等三大系列三十多种新材料产品。<br /><br />烟台万华:烟台万华全资控股子公司烟台万华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主营产品包括聚酯型、聚醚型和聚已内酯型TPU。WANTHANE TPU以其优异的物理性能、环保特性,被广泛应用于鞋材、管材、薄膜、线缆护套、熔纺氨纶、传送带等个人消费品及工业领域,作为中国产能最大的热塑性聚氨酯弹性体(TPU)制造商,万华新科通过了国家职业安全健康管理体系(GB/T28001-2001)、国家环境管理体系(ISO14001:2004)、国家质量管理体系(ISO9001:2000)认证。公司拥有世界一流生产线及ASTM标准实验室,卓越的研发能力与技术服务能力可以为您提供最理想的解决方案。<br /><br />佛塑科技:佛塑科技转型后的方向以新能源、新材料和节能环保为主,主要产品均为锂电池隔膜、偏光膜、电容膜等新材料领域的高端产品。公司拥有 “汾江牌”、“鸿基牌”、“双象牌”、“双龙牌”、“HG牌”等多个中国名牌产品和广东省名牌产品、著名商标,体现了多年来专注积累的良好商誉。拥有的13项国家发明专利彰显了自主创新的非凡实力。 公司开发的锂离子电池隔膜、偏光膜和电工电容薄膜等新型聚合物材料已经蜚声国内外市场,现已逐步形成以渗析材料、电工材料、光学材料和阻隔材料四大系列产品为框架的产业布局。公司研发的晶硅太阳能电池用PVDF膜背板项目、复合智能节能薄膜项目等,标志着公司向新能源、新材料产业高端发展迈向新的台阶。<br /><br />鑫科材料:鑫科材料是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是安徽省铜合金材料加工工程研究中心的主要发起人和产业依托单位,拥有一个省级企业技术中心和高精密度铜带厂等九个分公司。公司主要从事铜及铜合金板材、带材、线材、辐照交联电缆、特种电缆等产品的生产、开发与销售,主导产品有高精度铜带材、铜合金线材、光亮铜杆、电线电缆等,以上产品均为“安徽省名牌产品”,其中“鑫科牌”铜及铜合金带材为“中国名牌”产品。<br /><br />江南红箭:江南红箭投资收购长沙力元新材料公司40%的股权,公司主要生产被列为国家863计划重点项目的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产品——新型储能材料连续化带状泡沫镍,用于汽车动力电池。<br /><br />贵研铂业:贵研铂业是从事贵金属系列功能新材料研究、开发和生产经营的专业企业,拥有一支以中国工程院院士为首的稳定的科研生产队伍,掌握着一系列贵金属功能材料的核心技术。公司产品涉及贵金属高纯材料、特种功能材料、信息功能材料、环境及催化功能材料四大类,属国家产业政策重点支持的高技术特种功能材料行业,产品用户涵盖电子信息、航空、航天、船舶等行业。<br /><br />凯乐科技:凯乐科技是中国高科技新材料龙头企业,是中国领先的以高科技新材料为基础的多元化实业服务商,成为中国四大电信主流运营商光缆材料的主流供应商;凯乐硅芯管被公认为国内市场的第一品牌,凯乐塑料工业城已成为亚洲通信硅芯管、土工合成材料生产基地。<br /><br />沃尔核材:沃尔核材是新材料制造龙头,是国内领先的辐照应用技术开发和新型绝缘材料制造企业,所在行业属于国务院鼓励发展的行业。公司非常注重研发投入和新产品推广,近年来持续推出新产品,不断获得新的利润增长点。公司收购了上海世龙科技有限公司,进入辐射接枝电池隔膜领域,电池隔膜技术属于“非动力核技术改性新材料”行业的高端技术,目前,上海世龙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唯一一家研发、生产、销售辐射接枝碱性电池隔膜和超级电容隔膜的企业。公司还间接控股上海科特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进入了PPTC领域,PPTC产品同属于“非动力核技术改性新材料”行业的高端技术范畴。上海科特已经形成了自主研发、生产、销售体系,拥有多项核心专利技术。<br /><br />长春一东:长春一东与吉林大学合资设立新型摩擦材料公司,开发生产无石棉汽车摩擦材料,大力介入新材料领域,技术含量和产品附加值较高,公司是国内汽车离合器制造行业龙头企业,产品主要为一汽集团、长安汽车提供整车配套,已形成75万套的生产力,是国内规模最大,系列最宽的离合器生产厂家,行业地位较高。<br /><br />ST中达:ST中达是专业从事软塑新材料研究开发、生产与销售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集团, 是我国

Q6:关于“超级真菌”你需要知道的真相

“致死率高达60%” “各种药物治疗无效”“被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列为‘紧急威胁”……近日,一系列海外信息以及中国确诊18例超级真菌感染的新闻成为社交媒体的热点,一种被称为“超级真菌”的耳念珠菌引发了一定的公众恐慌,迅速冲上微博热点榜单,连带股市制药板块都涨停。

 

在培养皿中培养的念珠菌菌株(来源:CDC官网)

 

“超级真菌”是什么?它有传染性吗?

 “超级真菌和之前就已经爆发过的“超级细菌”一样是一个泛指,指的是那些对多种抗生素具有耐药性的真菌。他们对当前的临床常规抗生素具有强大的抵抗作用,可以逃避被灭杀,因此才会对人类健康造成巨大威胁。同样,类似与“超级细菌”,超级真菌的产生,与医疗上抗生素滥用有一定联系,这也是这次耳念珠菌感染高发于ICU病房的原因。

ICU病房里存在大量免疫力低下的患者,同时存在大量抗生素和灭菌药物的使用,使得普通病原菌很难存活而被淘汰,耐药性强的“超级真菌”具有竞争优势,自然就生存下来了。因此,“超级真菌”在耐药性上确实有优势,但往往在传播能力、致病能力和应对复杂环境的存活能力上并没有特殊优势。因此,无论"超级细菌"还是耳念珠菌,本质上都不是传染病,不可能像SARS或禽流感那样,在医院以外的环境中,在普通人群中造成大流行。也是我们普通公众不用过于担心的原因之一。

 

“超级真菌”-耳念珠菌何时产生的?

这次爆发的耳道念珠菌(Candida aurisC. auris),实际上在2009年就在日本被首次报道了。它初次被从一名日本患者的外耳道分泌物中发现,尽管它被命名为耳道念珠菌,但它也可以影响身体的许多其他区域,引起侵入性感染,如血液感染和伤口感染。它也可以从呼吸道、尿液标本和胆道流体中分离出来。

中国首例报道的耳念珠菌感染病例的耳念样本即是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收治的一名患有高血压和肾病综合征的女性的支气管肺泡灌洗液中鉴定出的。目前,耳念珠菌这种多重耐药真菌在纽约、新泽西和伊利诺伊等12个州流行。截至331日,已引起全美613例感染,死亡率30%-60%,近50%以上的感染者在12周内身亡。

美国各州报告的念珠菌的临床病例,截至2019228

(来源:CDC官网)

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有30多个国家报告了耳念感染。目前在中国大陆地区共确认18例耳念珠菌临床感染病例。

 

截至2019228日报告耳道念珠菌病例的国家(来源:CDC官网)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念珠菌感染是临床医疗环境的常见真菌感染,而耳念又极难被传统实验室方法识别出来,因此很有可能漏检。对念珠菌菌株的回顾性研究也发现,最早的已知的耳念菌株实际上可追溯到1996年的韩国。而在中国首例耳念感染病例被报道出来之前,也很可能已经存在未被鉴别的耳念感染病例。


耳念珠菌电镜照片

(来源: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真菌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黄广华组)

 

30多个国家爆发了耳道念珠菌,它的威胁究竟有多大?

1、条件致病性:“乘虚而入”

要谈耳念珠菌的威胁,首先我们要明白耳念珠菌属于条件致病菌。它存在于人的皮肤及黏膜处, 当机体免疫力低下时可侵袭机体, 引起机会性感染。因此,对于免疫功能正常的普通人,感染耳念的机会极低,但对于ICU病房的免疫功能下降的重症患者来说,这种感染往往是致命的(美国报告的557例病例中,致死率高达50%,但同时提到由于其中许多人患有其他严重疾病,也增加了他们死亡的风险。因此目前并不确定侵袭性耳念感染的患者是否比患有其他侵袭性念珠菌感染的患者更容易死亡)。

目前,关于耳念的具体致病机理的研究仍然较少,尚不清楚耳念对人体细胞的攻击方式。不同于目前临床上最常见的念珠菌感染白色念珠菌通过形成菌丝侵入细胞组织的方式,耳念珠菌并未观察到这种现象。尽管具体致病机理仍然未知,但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提到,任何念珠菌的侵入性感染都可能是致命的。

就目前情况来说,在医疗机构住院很长时间,有中心静脉导管或其他线路或管进入其体内的重症患者,耳念感染的风险最高,因为这会极大的增大耳念侵入其体内的可能性。

 

2、多重耐药性:“无药可治”

   耳念珠菌如此高的致死率,与其特殊的多重耐药性导致的感染后“无药可治”有关。目前关于耳念珠菌多重耐药机制的研究还很少。

具体而言,研究估计,多达93%的临床分离株对氟康唑的耐药性增强(氟康唑是一种常用于治疗全身性念珠菌感染的唑类)。最令人担忧的是,据报道,一些分离株对所有三种主要的抗真菌药(唑类、棘白菌素类、多烯类)均表现出较高的耐药性,这种感染没有任何治疗选择。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总结的数据是,90%以上的分离株对一种抗真菌药物耐药,至少30%的菌株对两类以上药物具有耐受性。此外,我国有少数对耳念珠菌的报告,结果显示耐药菌株与非耐药菌株均存在,对氟康唑耐药菌株占优势。故难以针对性治疗。

如此高的多重耐药性也是导致耳念珠菌有如此高致死率的原因之一。

 

3、临床上诊断和鉴别难度高:难以分辨,容易漏检

由于感染耳念珠菌的患者大都是其它重症患者,而感染本身并不具有明显表征,这使得医疗机构很难在第一时间确定耳念珠菌感染的发生。同时,由于耳念珠菌表型和其他类型的酵母如白色念珠菌相似也使得当前对耳念珠菌的鉴别存在一定困难,使用标准实验室方法难以识别,并且在没有特定技术的情况下可能在实验室中被错误识别。

目前可以有效鉴别的方法主要是质谱技术和基因组测序这两种方法。据海军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皮肤科主治医师方文捷介绍,当病人出现不明原因发热且用药无效时,临床医生会让患者抽血检验是否有真菌感染。血样到检验科后,放在培养皿上培养,一段时间后,培养皿上会出现多个菌落,这时医生会选取一两个菌落做质谱分析或一代基因测序,以确认真菌种类。但由于仪器使用成本较高,不会将全部菌落都拿去分析,能否挑中“超级真菌”,则十分依赖检验医生的知识水平和经验,因此很有可能漏检。而不仅在挑选菌落的环节容易出现漏检,在后续分析阶段,质谱仪分析和基因组测序的高昂价格,也使得很多非三甲医院根本没有条件鉴别出耳念珠菌。

 

4、生命力强,彻底清除难度极大

耳念珠菌能够在干燥和潮湿的表面、床上用品、地板、水槽和病人的内部组织等不同环境长时间存活,引发血液、肺部、尿道、表伤口感染以及耳道等部位的感染,对使用医疗辅助设备的(如尿管等内置导管、呼吸器械)长期住院,重症监护病房的患者,或免疫系统疾病患者(如艾滋病、糖尿病等)尤为危险。

美国《纽约时报》曾于46日报道,纽约市西奈山医院去年5月为一名老年男子做腹部手术时,发现他感染了耳念珠菌。老人最终在重症监护室隔离90天后死亡,而这种致命真菌却顽强地存活下来,并占领了整个病房,院方为此对墙壁、病床、门、水槽、电话都进行了特殊消毒,甚至拆除了部分天花板和地板。耳念珠菌对多种常用杀菌药物的强抗性使得其可以在环境中持续生存,很难根除,因此预防工作必须具有针对性,防止菌株的引入。

 

5、各地域菌种差别大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来自东亚,南亚,南部非洲和南美洲地区的国家的耳念珠菌标本进行了全基因组测序。全基因组测序产生有机体的详细DNA指纹。他们发现每个区域内的分离株彼此非常相似,但各区域的分离株相对不同,存在四种不同版本,且彼此差异较大,以至于研究人员猜测,这些菌株在数千年前就已经分化,同时在四个不同的地方从无害的环境菌株中脱颖而出,成为耐药病原体。

中国报告的首例耳念珠菌感染病人分离出的耳念菌株经过黄广华研究组的测试,发现与其他国家报道的多重耐药性不同,中国首株耳念珠菌对临床常用抗真菌药物均较为敏感。这也说明了耳念珠菌具有较大大的地域差异,并不是所有的耳念珠菌株都是“超级真菌”,这进一步降低了耳念珠菌可能带来的威胁。

但同时,黄广华课题组也提到,在后续实验中,当研究人员用氟康唑等一线抗真菌药物持续作用48小时或更久,便会诱导出耳念珠菌的耐药性。这说明耳念珠菌作为“超级真菌的耐药性本身就很有能是由于医疗环境中大量杀菌药和抗生素的使用对环境菌群的筛选作用而进化产生的。耳念珠菌的地域差异使得不同地区的治疗方案更需要针对性,这也提高了其威胁性。

 

耳念珠菌的出现大大增加了医疗机构的经济负担

耳念珠菌在医院外环境的极低传播能力和对具有正常免疫能力的普通人的极低感染能力使得它似乎与我们普通人毫无关系,但我要谈到它很可能带来另一个显著后果:我们医疗机构的重症监护室治疗费用会显著上升。这和普通人可能联系不大,但对医疗机构来说,是一个十分值得重视的问题。

上文提到纽约市西奈山医院为了从病房清除耳念珠菌,院方为此对医院各个角落都进行了特殊消毒,甚至拆除了部分天花板和地板。这极大提高了ICU的维护成本

同时为了阻断耳念珠菌的传播,就算出现极少的耳念感染病例,也很可能需要提高整个医疗机构的隔离措施,这同样会使得人力和医疗设备成本的急剧上升

最后,当病人出现不明病原的感染,由于存在被耳念珠菌这种具有多重耐药性的病原感染的可能性,这意味着每天几十块钱的普通抗真菌药可能无效,面对ICU的重症患者,与死神赛跑的医疗工作者尝试不同药物的时间很短,这会迫使医生首先使用更新的、但同时更贵的抗生素进行治疗。这些因素都会提高整个医疗系统的运行费用,而最终买单的,是ICU患者和整个医保系统

实际上,不只是耳念珠菌,每一种新的“超级细菌和“超级真菌的产生,都会提高我们整个医疗系统的负担。世界卫生组织时任总干事陈冯富珍在2011年世界卫生日时曾指出,耐药性的发展是一个自然的生物过程,随着每天用药,这迟早要发生。“然而,错误的做法和有缺陷的假设却使得不可避免的耐药性的发展出现得更早”。而不合理和不恰当的抗菌药使用,是造成当前耐药性菌株产生的“罪魁祸首”。

抗生素的发现和使用,被称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发现之一,被歌颂为现代医学的奇迹,它使得人类终于有了一件像样的武器来对抗病原性疾病。然而,在医疗卫生领域和动物卫生领域以及农业领域中的抗生素滥用正使得越来越多的抗生素正在失去效力,新的抗生素的研发成本越来越高。各种病原不断产生的抗生素耐药性正在对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安全、环境安全和粮食与农业生产的安全产生威胁。当抗生素的研发速度赶不上新的耐药菌株的产生速度,“无药可用很可能成为大多数患者和医疗工作者要面对的梦魇。

 

面对越来越频繁的抗生素耐药性产生,我们该怎么办?

上一篇:603023威帝股份 下一篇:通达信V41